风花雪月

【史俏段子】两心无猜

非原剧向,ooc

【2017年新春福利史俏篇/ 12a.m.】

活动上一篇博主     SHWU(10 a.m.)  猛戳看好文!!d=(´▽`)=b

活动预告下一篇为      東凰骷木  (2 p.m.)

祝愿大家新年快乐!!!所有人都能得偿所愿!~~

正文: 

 

俏如来回到小院的时候,带着一身的疲惫。今天回来的晚了些,天已经暗了下来。初生的月包裹着在小院,很静。史艳文还没有回来。

 

几年前史艳文渐渐淡出武林,搬到一处环境清幽的院子隐居起来,院子不大,透着一股闲散。不久俏如来也执意搬了进来,说武林事务终要交给那些年轻人,正气山庄实在太不清净。于是两人就这样住在这间小院子里。

 

白天例行的武林会议,在脑中回放,俏如来早有卸下盟主之意,正在寻觅可用的人才。有几个少年正在他的考验之列。二师叔也与他商议过,说如有需要可以派些协助。种种公事在脑子里盘绕,让他避开一些念头。特别是这样安静无人的夜晚,月色还这样好。

 

大概今晚那人不会回来吧。父亲去叔父家帮忙了,为了无心的婚事,同去的还有苗疆的千雪王爷。藏镜人是闲下来后带着女儿避世隐居的,但在需要的时候也义不容辞。

 

俏如来坐在院中,青藤缠绕爬满了花架,这是三年前种下的,去年才开始结果。院子里的几颗树也是史艳文种下,枝繁叶茂,一片生机勃勃。还有些花草,俏如来有时与父亲一起打理,但俏如来事务缠身,多半还是史艳文一人在照料。他喜欢这样处处透着两人痕迹的感觉。

 

俏如来想,如果以后要隐居,也要这样一间小院子,两人相对二居。随时打开门窗便能看得到对方,在离得最近的地方又保留一些空间。院中种上两人喜爱的花木,和父亲一起照料打理,那很有家的感觉,两个人的家。

 

空闲的时间他总会想到那个人,他从小儒慕的大英雄,后来厌憎的伪君子。直到长大后能与他共事才渐渐发觉,其实他们是一样的。史艳文对家人的亏欠让他难以平衡,比肩的愿望里渗进了取代,这样也算是保护家人的一种方式吧。能力微弱的他却想要将父亲那样的大英雄保护起来,俏如来觉得好笑。可谁想到真有一日墨家巨子给了他这样的机会。他总觉得自己做得不够,还不够强。如今的他是否有能力保护父亲,保护弟弟们,保护所有他不愿伤害的人呢。

 

在执念的催促下生出了些异样的东西。不知史艳文是否有所察觉,他常常会在和他对话时的分神,独自在院子里的发呆,或者去他房间问候的借口。。。

 

愁绪不可抵挡,汹涌着趁虚而入。他去取来了酒,这是银燕新年时带来的,两人都不嗜酒,还剩一些就一直存着。几杯入口,他有些晕,脸上热辣辣的,全身都在发烧,月色朦胧,倦意席卷而来。

 

月光轻轻拢在俏如来身上,那一团银白,和月光融为一色,缥缈如月下精灵,静静的美好。

 

史艳文回来时,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。他的大儿子总是过于勤勉,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情态。看来真是压力大了。这样下去难免着凉,史艳文解下自己的披风,轻轻的靠近,手触到外衫,湿凉的,这个季节夜里潮气重。这孩子是越来越不会照顾自己了。史艳文满是心疼,轻柔的用自己身体从背后包覆住他,以内力烘干衣物。史艳文的头靠在俏如来颈间,他闻到了酒的味道。还不及多想,一声清吟打断了史艳文的猜测。史艳文道:醒了?

 

俏如来睁开眼,看看他,又看看别处。史艳文哭笑不得,把人抱扶起,俏如来晃晃悠悠,眼中始终没有焦距,他转过脸来,面前是近在咫尺的史艳文的脸,抬头,月光铺洒下来。俏如来闭上眼,靠在史艳文怀里不动了。

 

史艳文推了推,感觉怀中的身体冷得发颤,他用披风将他裹好,再次抱着他回房。醉酒的人此时便不肯配合,挣动起来,红润的脸颊,柔软的身体,显得动作很是无力。发丝散乱开来,蹭在史艳文的脸上。史艳文笑了,这孩子。俏如来动作愈加不耐,呼吸微急,身上乱糟糟的蹭着。

 

史艳文还是伸手阻止了他的动作,又缓缓将那些乱发并在耳后,看着那张透红明艳的脸,他有一瞬的窒息。眼前的孩子那么美,眸子溢着水光,安心的倚在他身上。鬼使神差的,他拥住了他,贴紧他的身体。从背后顺着他的发,也顺着自己的心跳。手心的发冰凉如丝,这个拥抱却让他觉得温暖,舍不得放手了。

 

俏如来呼吸平顺,已然睡去,史艳文仍是放开了俏如来。温顺下垂的眼,带着安静的气息,脸上的坨红却增加了俏皮可爱。呼吸间溢出的酒香隐隐传来。史艳文的感觉有些微妙,他觉得自己醉了。

 

今夜太静了,静的让他抓不住月色下的答案。

 

这些年即使退隐,史艳文也希望跟在精忠身边,他不希望在精忠累的时候身边没有人陪伴。当俏如来坚持搬来与他一起时,他觉得这样就很好。虽然俏如来拒绝过他的照顾,也和他谈过这个问题,无非是自己能照顾好自己云云,但史艳文仍是以父亲的身份担下。对俏如来的心疼胜过一切,继而生出一股怜惜。

他的孩子那样那样美好。

 

仿佛是笑了一声,他小心将人移进了房间,放在床上。额头温柔地拂过他的脸。史艳文仔细压好被脚,俏如来眉间紧锁,不知在烦扰什么,史艳文忍不住倾身,额头温柔地拂过他的脸,转而贴着他的眉心,轻声在耳边道:精忠,爹亲在这里。

看着眉心平缓开来,史艳文满意离去。

 

房间里,俏如来睁大眼睛,心怦怦直跳,按住胸口,脑袋里不知在盘算着什么,良久,甜蜜的笑容隐没在嘴角:爹亲,日子还长着呢。史精忠安心的睡去。

 

史艳文回了自己房间,想着明天该和那孩子好好聊聊了,不知他能对自己坦诚多少呢?反正时间还长。史艳文的笑一直挂在嘴边。

完。



其实这次混在各位太太中间,我特别不好意思,自己厚着脸皮参加了呢。表达能力不佳,我只能尽量把我的喜爱传达给大家。谢谢观文。

评论(15)
热度(10)
回到首页
© 风花雪月 | Powered by LOFTER